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论观点
分享到: 0
陈承卫:东方神秘视界观---凤凰生活杂志采访
2018-12-15

陈承卫 东方神秘视界观

UNEXPECTED GUEST

采访、文/陆爱华 图/受访者提供 版式/吴晶

导语

在陈承卫的艺术创作中,他试图致敬很多大师,如伦勃朗,弗洛伊德,巴尔蒂斯,玛格丽特,库尔贝,莫兰迪等等。但是陈承卫将中国的戏剧与哲学思想融入作品中,也将中国的民国的元素融到作品里。他擅长将戏剧性与神秘感进行融合,营造一种独有的视觉感受。本期,我们通过深入了解艺术家陈承卫的自我反思、观念、生活的思考、梦幻世界、性情、美感等诸多方面,感悟这位东方神秘主义艺术家是如何观察世界和思考人性的。

 

陈承卫,1984年出生于中国 浙江 洞头,职业艺术家,现居北京。先后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和中国油画院。中国当代著名具象绘画代表人物之一。主要个展:2018年个展《陈承卫油画展》丹麦 菲德烈堡国家历史博物馆、2018年个展Unexpected guest》英国伦敦SUNNY ART CENTRE.2018 个展The chase of light》美国纽约 CROSSING ART2017 个展《存在与虚无》中国台北 采泥艺术、2017 个展《半生缘》中国香港 一画廊、2016 个展《蔚蓝初心》中国浙江 温州展览馆、2015年《另一个我》陈承卫个展 中国 北京 今日美术馆。


正文

基于从小对神秘事物与戏剧性的热爱,陈承卫以一种非现实主义的切入点,吸收东西方古代的元素,将中国传统文化里的多种符号融入到当代思维的情景里,营造出独树一帜的具有中国韵味的绘画风格。这种具象的表达很好的将人物内心的感受呈现给观众。陈承卫坚持以传统的经典油画技法,用这个时代所给予他的反思,贴切的进行戏剧性的演绎,这种非现实又十分真实的距离感是他画面所特有的意境所在。尤其是他画面中对于光线的巧妙安排以及构图的独特,将人物的内心传达的淋漓尽致,这种与现代人不同却又能影射现代人的各种心理感受的画面,带给人们一种美的享受,一种追忆的美好感。他将自己沉浸在比较隐蔽的状态中,从中国油画的语境里寻找着属于他的独特情境。

 

P=PHOENIX LIFESTYLE

中标题

话自己

我觉得自画像是一种自我审视的过程,我的自画像也是与我的生活息息相关的。当我生病了,当我遭遇了失恋,当我得意时,我可能都会画一幅,我画自画像没有固定的时间,只有当我想画的时候我才会画,我的个性其实是很随性的,得让我有兴趣,我才会动笔,因为画自画像是最自由的事,没有任何人的约束,也没有时间要求。

P:你画过不少自画像,从过去到现在,画中的你都有什么不一样?

陈承卫:我画了近百幅自画像,有按不同年龄的纪实性的自画像,也有想象成西方古典时期的穿越式的自画像,主要表现在服装和年龄的不一样。

P:你很崇拜伦勃朗,但是他晚年的自画像透露着交集百感,你希望自己老年时的自画像会是怎样的?

陈承卫:我在过去的十几年里画风受他的影响比较大,现在已形成自己的个人语言,我用当下的绘画语言来表现每一年我的经历和感想。我的生活轨迹是属于我个人的。我希望老年的自画像是抽象的。

P:在画自己时,你是写生还是画照片?在仔细面对自己时,会感受到不一样的自己吗?

陈承卫:都有,素材的选择和写生都会有所取舍。当然,每一次面对自己,都会感觉即熟悉又陌生。

 

中标题

话民国

人生如戏,我用民国的幻境来说服观众相信我所创造的是真实的存在,我没有辜负过我作为艺术家用真情来描绘生命的经验。

P:你的画具有强烈的“戏剧”效果,平时你是否也是一个很多“内心戏”的人?

陈承卫:或许是我内心对戏剧性有一种偏爱,我只在作品中传达我内心的声音,而在生活中我是一个相对平静的人。

P:是什么原因激发你创作《大民国》系列的念头?但其并非传统“民国”画风,在其中融入了你哪些新的理解?

陈承卫:首先我排斥自己画历史画,所以我不会去做历史画的创作,我仅仅是喜欢民国的很多元素,比如民国的服装,色调,戏剧和色彩的张力,我运用我所喜欢的元素,重新进行一种属于当下青年对于过去文化的一种解读和运用,运用我所擅长的油画技法,从而创造一种属于我个人的风格语言。

P:在《大民国》系列中,我觉得过去你会比较强调其中的戏剧意味,如《结局与开始》《红玫瑰》,最近的《存在与虚无》反而似乎有更多内心的观照,请你谈谈在《大民国》中的转变。

陈承卫:确实是,我的大民国系列已经画了7年,这7年的作品和我的生活以及思想是吻合的,从一开始我对故事进行完整的叙述和戏剧性的精心布置,到后来的《存在与虚无》等作品,开始有了取舍,有了一些大胆的尝试,比如画面中把一些重要的脸部和身体做了取舍,但依然要让作品有完整性的美,这一点是极其困难的,这种自我突破体现了我对生活的理解和对画面的掌控,这一阶段我开始思考更多的是哲学和更抽象的东西。当我取舍之后的艺术感和视觉张力反而更加的浓烈,化繁为简,艺术性的拿捏分寸才是更难的课题。

 

中标题

话性情

画画就是人生的一面镜子,那些画面终究就是属于自己的性情之下的东西,无论画什么,只要是当下想表达的,就去把它表达出来,几十年以后 回头一看,那些都是跟你有关的,都是很有意思的作品,当然这离不开几个特别特别喜欢的元素,比如光线,比如神秘感……

P:画面犹如一面镜子,映射着画的人、看的人,但是有的是直接,有的委婉,有的模糊,有的逆反,从过去到现在,你觉得画面中透露的情感有何不同?

陈承卫:其实我的风格一直在随着我的思考和生活感悟而有所变化,每个阶段的作品都有不同的表达,比如最早期的意象画,虽然存世量不多,但是那个系列有着我独特的风格,是关于人性和环境以及超现实的思考。后来美院刚毕业那几年我开始思考当下的环境,画了几年现实主义题材,这个题材关注的是当今社会的底层劳动人民。后来开始思考跟自己相关的系列,开始创造出自画像系列。以及关注中国本土的文化元素和戏剧性,创造了大民国系列,以及接下来关于我母亲所带给我启发的花卉系列。所有的情绪表达都是不同年龄段不同的艺术呈现,我一直在思考当中,我不喜欢停滞不前的创造力。

 

P:你相信前世今生吗?你可曾想象过自己的前世是怎样的,才有了今世的灵感?

陈承卫:我不是个无神论者,我相信很多神秘的事情,比如关于灵魂、前世今生、轮回等等。曾经也有几位老师朋友告诉过我的前世。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关于未知的和我不擅长的领域,我们只需要做到尊重和聆听即可。每个人的前世其实是有很多个,或许某些观众可以在我的作品中看到我的某个前世。


P:在你作品透露着对女性的各种不同情感,有深情、疏离、爱慕,还有无奈,绘画对你来说是否也是一种表达爱情的方式?

陈承卫:起初我并没有想要大范围的来表达这种世间常态的情感,渐渐的我发现有几幅作品触及到很多的观众,我才决定要将这些全都涉及并表达出来, 这其实是一个思考的年龄段,一些生离死别的永恒话题,我想任何一位艺术家都无法忽视,绘画对我来说是我认识世界理解世界的一种载体。

 

P:《红玫瑰》《白玫瑰》《存在与虚无》这些作品名称听起来似乎并非“成全美好结局”的爱情想象,这是与你的爱情观有关,还是特地给观众留下的诗意想象余地?

陈承卫:关于大民国系列当中的这组双人的作品其实我是想把世间的各种类型的可能性全都呈现一遍,一个人不可能把无数种可能性都演绎一遍。在我过去的某个阶段我认可:忧伤才是好作品的开始。我希望作品能引起某些观众的共鸣。

 

P:你最近以新的花卉系列作品向母亲致敬,这些花是以怎样的姿态呈现?其中有哪些变奏?

陈承卫:因为我的母亲对我的影响非常非常大,所以多年来我一直想将这份感恩转移到作品上去表达。我从我母亲最喜欢的花卉种植当中找到了灵感,在过去的五年里我开始思考这一主题,这五年来我做了很多的功课,不断强化和突破,我将色彩和线条作为主体,着重呈现了现代绘画所带给我的影响,这是富有生命力和能量的一系列作品,同时融入了中国古代宗教和壁画以及中国画的很多元素,我希望它能够达到宗教和爱的层面,我将在2019年呈现这一系列。

 

P:在你成长过程中,母亲对你产生了哪些影响?

陈承卫:影响是方方面面的,正能量的,乐观,积极,勤劳,有责任心。。。等等,正如每一个健康家庭的母亲给孩子的影响一样深刻。


P:这个系列与此前的其他作品有何不同?

陈承卫:此前的作品是光线和戏剧性为主,画面浓重和强烈的写实画面。新系列是以色彩和线条为主,画面的色彩更加多姿多彩,更加接近我的内心世界,更加具有现代主义绘画的表现力。

Mail:179267035@qq.com
COPY RIGHT 2008-2015 www.chenchengwei.com ALL RIGHT RESTRON    ICP:京ICP号080294号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空间
  • 扫二维码关注我
  •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