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动态
分享到: 0
2016年 陈承卫大型油画展在浙江家乡隆重开幕
2016-09-28


本次展览以描摹世界-蔚蓝初心为标题,主要展现了陈承卫早期作品,《自传体》系列与《大民国》系列三个阶段的主要作品,包含画家从2005-2016年的这11年间的作品,共计六十余件。其中,早期大尺幅代表作品《奠基者》描绘了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体现了艺术家关心关注社会百姓生活,细致入微的再现了劳动人民的工作场景。《自传体》系列则以传记式的记录艺术家的成长变化与超现实的手法表达,用西方古典大师的写实技法,用独特的视角来呈现自身对于这个世界的细微体察,或因为爱情而迷茫,或因为收获而得意,或者幻想式的纪录自己如梦如戏的人生,又或者致敬心中的大师。在《大民国》系列中,艺术家痴迷描绘着中国民国文化的某种记忆,将自己也刻画其中,通过艺术家的扮演来强化在场的观念,又通过古典写实的手法保留了艺术作品的审美特质,这种独特的自我的戏剧性和借人喻人的巧妙手法更多地体现出画家的个人情结与历史梦境,是一种自省式的情感世界的自我构建,《大民国》系列呈现出一个经过艺术化审美化了的、陈承卫的大民国时代诠释出基于一个宏大时代的文化情结,更予以超越一个时代的人文情怀与思想内涵。



从画家早期开始创作的《自传体》系列可以看出,他将自己打扮成武士、西方贵族、留络腮胡子的男子、长发少年、民国公子、情意绵绵的绅士等等,甚至原封不动地将伦勃朗《自画像》中的场景嫁接到自己身上。这其中当然有自传的成分,但更多的还是戏拟。然而,他的戏拟竟是如此认真虔诚,仿佛将身心都放在了那遥想的梦境之中,转化成了艺术创作的精神纪实。在《自传体-儿时梦想》一画中,画家身着一身盔甲,严阵以待,目光如炬,真真切切地还原了一个勇武士兵的形象。少时的幻想天真烂漫,成年后的他用艺术延续了这种幻想,将其庄重地定格在画布上。在另一幅画中,他出现在了伦勃朗1660年自画像的布景中。当年伦勃朗创作这幅自画像时,正值命运的巅峰,那意气风发、恃才傲物的神态,被画家模仿得惟妙惟肖。陈承卫以这样的方式向大师致敬,同时带着几分挑战大师的盛气与傲骨。画中这位雄姿英发的后生,就是这样坦率无畏。但是,又有谁能猜测,他私底下在用怎样的勤奋和努力,来为那傲视群雄的怒放做着准备呢?除此之外,陈承卫也用这种方式启发我们重审经典。时至今日,当我们将文艺复兴、巴洛克时期的古典油画大师之作奉为经典时,也包含了另一重潜台词,那便是认为它们已经过时了。时空的隔离,常常令纯正的古典趣味沦为扭捏的附庸风雅。然而,陈承卫的《自传体》系列打破了这样的隔离,直接从古典大师的作品中汲取养分,并以自画像的新形式重建了经典在当代语境中的意义空间。




画家曾坦言,他要穷其一生将这种自画像持续下去。如此记录自己的生命轨迹,如同撰写一部浪漫的脚本,背后蕴含的是画家优雅多姿的情态与对自我内心莫大的忠诚。如梦如戏的人生用陈承卫的《自传体》来诠释,初看荒谬,细想却最适合不过:人来到世间走一遭,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各自演绎各自的人生,却都逃不脱生老病死,殊途同归,真不如大梦一场!

如果说《自传体》系列虚构得恰到好处,那么《大民国》系列,则脱离了自画像模式,景幕分明,情境交融,彰显出画家日臻成熟视觉语言。作为《自传体》系列的延伸,《大民国》系列除了当代感十足的观念写实手法之外,或许还有两点难能可贵之处:

其一,民国作为一种文化记忆,在商品经济驱使下的当代社会已经被广泛地消费:从充斥银屏的民国年代戏到低级廉价的时尚COSPLAY,布衣、旗袍、长衫、马褂、毡帽都变成了供现代人狂欢的历史符号。然而,在《大民国》系列中,却极少出现以上提及的消费痕迹,而更多地体现出画家的个人情结与历史梦境,是一种自省式的情感世界的自我构建。正如陈承卫自己所谈到的那样:大民国系列并非再现历史,仔细观细节发现这是一种属于代才会有的一种解,画面有某种月感和未来感,它甚至是一种史的像,某些细节还有暗示指向性,如人物的人状投影,如伸入画面的某有力量的双手,再如手筒映射出的党徽等等,作品整体都微微散着一独特的画情愫,种情愫其也就是我所要带进画面的念。


在《月下影》中,才子美人相而立,案前的台首出微光,似乎暗示着离的悲戚;《玫瑰》与《白玫瑰》两幅作品,借女作家张爱玲的小说名称,讲述了两个爱情的寓言;《迷雾》中警察逮捕女学生的戏剧时刻,画家却处理得异常冷静,仿佛那曾经的压迫与反抗、柔弱与强势、文雅与鲁莽,都在岁月的烟云中褪了色,只留下淡淡的印记;《暗夜箴言》中,光线照亮女学生举起的纤纤玉手,顿时强化了事件的紧张感,从手法上鲜明地致敬古典大师伦勃朗……在这些作品中,情绪与事件、手法与观念融为一体,它们并不遵循时代的逻辑,而反过来投射当下的心理状态,写照自我的同时,也在写照每个观者。

其二,他的作品始终坚持美,没有因刻意追求当代感而背离美的原。自1917年杜尚将签了名的小便器放入美术馆开始,当代艺术反美学的浪潮从未平息,似乎艺术作品越是丑陋得离经叛道,就越能体现出当代属性。然而,随着当代身体美学、显现美学、气氛美学等的兴起,当代艺术也开始呈现出回归在场经验的趋势,作为视觉愉悦的审美经验被重新纳入到创作当中。《大民国》系列通过艺术家的扮演来强化在场的观念,又通过古典写实的手法保留了艺术作品的审美特质。正如画家自己所认同的那样:我希望作品无是古典的是前应该带给人以美的享受,而非丑陋空洞的形式主和令人作呕的荒唐之举。在探索的道路上,陈承卫没有盲目迎合,而始终保持对美的一颗敬畏之心,他的艺术品质也随之得到升华。


的自我写照,既包含了《雍正行乐图》式的自式表达,又融了辛迪·舍曼式的当代艺术观念。他将洞见隐藏在唯美而怪的虚构画面中,一本正地再。他笔下的人物定格在莫可名状的戏剧制造出了某种直抵人心的纪念碑性。画家本人既是创作的主体,又是画中的形象,隐喻的手法唤起观众的无限遐想。自我的形象无处不在,又寻之不得——或许每一个形象都是他本人的写照,又或许他谁都不是,而仅仅是诡谲地藏匿于作品的背后,成为那个最超脱的旁观者。《大民国》系列犹如一出宏大的实验戏剧,画家同时充当了导演、演员、道具师、灯光师、布景师等各个舞台行当。在其中,历史充当了想象的标本,一幕幕铺陈开来,唯美、直观、强烈,让人过目难忘。或许也正因为这样,我们面对着陈承卫的油画,即便明知是梦呓,也同样会为之着迷。




展览时间:2016920-2016102

开幕时间:2016920日上午10:00

展览城市:浙江温州市

展览地点:温州展览馆

主办单位:政协温州市洞头区委员会   温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温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中共温州市洞头区委宣传部

承办单位:温州市文化馆  洞头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温州市洞头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执行承办:温州市洞头区文化馆

参展人员:陈承卫

        陈承卫是中国当代最重要的新具象绘画主义画家,师从著名油画大家杨飞云先生,深受其绘画美学的影响,崇尚伦勃朗等西方油画大师,作品注重光线运用,擅长将人物内心与具象油画技法结合,注重中西古典人文的传承与拓新,将中国文化的元素与当下观念完美结合,营造出独树一帜的具有中国韵味的绘画风格。尤其是《大民国系列》与《自传体系列》,在传承前辈艺术追求的前提下拓展出具象写实油画的新风貌,给中国写实油画注入了新的生命力,是中国当代青年写实油画的领军人物。其作品参加展览无数,作品被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日本,新加坡,澳门,西班牙,俄罗斯,法国,德国,美国,英国,等地的重要藏家及机构收藏。      


Mail:chenchengwei666@qq.com
COPY RIGHT 2008-2015 www.chenchengwei.com ALL RIGHT RESTRON    ICP:京ICP号080294号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空间
  • 扫二维码关注我
  • 分享
    0